세상에 부럼 없어라! 一訪《我們最幸福》的38度以北(下)

세상에 부럼 없어라! 一訪《我們最幸福》的38度以北(下)

離開平壤,公路坑坑巴巴,只得繫上安全帶像飲料店的搖搖杯一樣,跟著中國進口的巴士一路搖擺到目的地。再驚嘆司機真是練就了一身好功夫,竟能在這款路況準時將我們送達。但車窗外的風景卻是美不勝收,一望無涯的玉米田、整齊的人民公社、寧靜的湖泊與河流,雖然簡單用木頭立起的電線桿還是訴說著這個國家的貧窮。不過,至少今年應該是豐收吧!
 
到了開城,這個幸運躲過戰爭的古都,保留了高麗時期的風土。導遊安排了知名佛教名剎--普賢寺,寺門色彩斑駁,卻無損朝鮮五大寺院之一的威名。只可惜當我遠遠看到躲在門後身著袈裟卻面無表情,透過導遊傳達入內參拜要五塊RMB的職業僧人後,頓時大夢初醒--千年名剎,沒了靈魂,只剩空殼。
 
為了彌補夢醒後的失落,我大步走向國營攤販,狠狠地嗑完一支五塊RMB的迷你冰淇淋。 來開城,另一站就是參訪板門店。不同於韓國團的肅殺之氣,朝鮮參觀團顯得像是定期的校外參訪,導遊頂多要大家不要太吵鬧,也能隨意拍照。只見大陸團員拿起自拍神器左拍右照,好不熱鬧。
 
然而,這裡最特別的地方,是我失去通訊功能的手機,因為收到韓國的訊號而震動了三下!偏偏還來不及打開國際漫遊,又得離開,再度回到與世隔絕的鐵幕中。臨走前,望向南邊的自由之家(韓國側的建築),頓時很希望自己有瞬間移動的特異功能。果然,我骨子裡還是個渴望自由的台灣人啊。
 
午餐,有幸大嗑遠近馳名的人參雞和銅碗套餐,我和團員都因明白朝鮮物資的匱乏,而不敢落下一粒米,一片泡菜。走出餐廳,每個經過我們的開城市民都直愣愣地盯著我們,我們之間彷彿有種陌生好奇又無法靠近的結界。這趟旅遊,除了導遊和飯店人員以外,我不曾(也不能)和其他朝鮮人搭話,宛如平行世界的氛圍,讓我感到自己像是置身<<楚門的世界>>。
 
走著走著,我竟也習慣了這個國家的景象與對觀光客的種種限制。
 
即使我想問的問題堆得比白頭山還高,想吐槽的梗鋪得比平壤到新義州的鐵路還長,但來自自由社會的理所當然並不存在這個獨步全球的共產國家;即使,他們真的很想洗刷西方媒體給他們的污名,同時,他們也很想證明他們的友善,但對一個萍水相逢的旅人來說,他們用的方法還是顯得笨拙了些。即便我還是很喜歡他們的樸實、認真、堅毅,還有那股溺愛自己國家的傻勁。
 
 
 
離開朝鮮那天,剛好是8月15日,朝鮮半島脫離日本殖民的紀念日。朝鮮政府為了慶祝解放70周年,頒布了+8.5時區制,標準時間比先前晚了半個小時。
 
看著窗外平壤火車站的大鐘,不禁好奇,到底是在12點整點時往回調半個小時,還是什麼時候動的手腳呢? 我想,在金正恩的新體制下,朝鮮會逐漸走向鄧小平式的開放。期待有生之年可以從韓國的釜山一路自由行搭火車到平壤,然後在平壤車站前搭路面電車,和隔壁的朝鮮朋友聊聊他們的故事還有我在首爾的見聞。
 
希望,這樣平凡的和平終會到來,分隔朝韓兩地的離散家屬終能常相左右。

延伸閱讀

回上一頁

推薦文章